aukg系列封面

aukg系列封面

虚者固因虚,实者亦虚矣。此仲景一定之法,嘉言先生疑有缺文,谓后人借以补入,是亦智者之一失也。

其脐以上为大腹,或满或胀或痛,此必邪已入里矣,表症必无,或十之存一。然斑属血者恒多,疹属气者不少,斑疹皆是邪气外露之象,发出宜神情清爽,为外解里和之意,如斑疹出而昏者,正不胜邪,内陷为患,或胃津内涸之故。

故丹溪、东垣辈执阳常有余、阴常不足之论,专以滋阴抑火为治,其见固偏于阴,而未识阴阳,直至赵氏始指命门为坎中真阳,而景岳、冯氏力宗其说,俱以真阳为重,但犹未识真阴在离而偏于阳,其流弊与丹溪、东垣等,此皆由于未识天根月窟之义也。齿焦无垢者死,齿焦有垢者,肾热胃劫也,当微下之,或玉女煎清胃救肾可也。

然有为之实者,有为之虚者,有在表者,有在里者之不同。疟邪始终在枢机,则始终有寒热,则始终有弦脉,如以弦为少阳之一脉,少阳脉亦未尝本弦,弦不过少阳之病派也。

观八卦则坎之对待者离也,知坎中之有阳,则知离中之有阴矣。经曰、虚则郑声,盖因汗下过多,表里虚竭,以致阳脱阴胜,其人正气衰而本音失,精神夺而语句重,手足并冷,神昏舌短,音响糊涂,与谵语回不相同。

经曰、伤寒瘥后更发热者,小柴胡汤和之。其治法亦异也,故丹溪用人中丸,补、散、降三法并施。

Leave a Reply